9号彩票注册

书旗吧 > 历史军事 > 上天之鞭 > 第147章 一四七、惊天消息

上天之鞭 第147章 一四七、惊天消息

    每想到冒顿的扶摇直上,贺木额日斯的气便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自己辛辛苦苦努力奋斗了这么多年,仅仅得到了一个百人部队的小头目罢了。

    而冒顿却轻易得到了万户长,并且仅仅因为他是头曼单于的儿子!这世界竟然如此的不公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自己又何必成全他呢,并且受如此大罪。

    贺木额日斯猛然醒悟,自己的这次任务原来如此徒劳。

    也都怨自己,没有认真思考便上路了,活该受此大罪。

    贺木额日斯对着黑暗嘿嘿冷笑了两声。

    无边的黑暗仍在持续,没有方向,没有辨别方向的坐标,仿佛整个世界就剩下了纷纷飘落的雪花和自己以及自己骑着的马。

    贺木额日斯悲哀地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此时,即使掉头回去,也不知道龙城在什么方向,只能任马由缰缓缓走下去。

    贺木额日斯继而又想,如果现在就往回返,该怎样回复独孤敖嘎呢?

    假如回复东胡根本就没有备战,一旦明年东胡的大军突然杀来,头曼单于一定不会饶了自己。

    如果说东胡正在紧张备战,岂不成全了冒顿那小子。

    干脆,我也不回龙城了,和赫连安其尔一起私奔得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不知赫连安其尔是睡在冒顿的臂弯里呢,还是独守空房?

    一想到赫连安其尔睡在冒顿臂弯里的样子,贺木额日斯的心便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对,就和赫连安其尔私奔。

    这般简单的事情,怎么过去就没想到呢?

    贺木额日斯的心里甜蜜蜜的激动,仿佛赫连安其尔就在自己身边,他们正一起走在通往自由生活的康庄大道上,不由得笑了。

    贺木额日斯忽而又想,我们离开龙城以后该逃往何处呢?

    匈奴自然是不能再呆下去了,只能逃往别国才能躲过冒顿的魔爪。

    向西去,月氏国路途遥遥,恐怕还没有离开匈奴土地,就会被冒顿追上,显然不能选择。

    惟一的出路便是向东来,越过森林逃往东胡。

    贺木额日斯兴奋地想到,如果能如愿地来到东胡,我就直趋东胡大人的宫殿,给他露一手本事,谋个一官半职。

    若真的要与匈奴开战,一定请求东胡大人准许自己当先锋,最先带着大军突进匈奴,与他冒顿和影子四怪好好打一仗,将冒顿碎尸万段方解心头之恨,也让龙城的人瞧瞧,是我贺木额日斯的本事大还是他冒顿的本事大。

    那年夏秋雨少,而这场雪却一直下了两天两夜,好像老天要将一年欠下的雨量一次性补齐似的。

    白茫茫的大雪将这年的秋天一脚踢到了过去。

    赫连安其尔打小在龙城的房子里长大,加上她不喜欢穿皮衣,感到特别怕冷。

    冬天更住不惯穹庐,尽管不停地往火盆里加牛粪,仍然驱不尽穹庐里的寒气。

    冒顿整天忙着练兵,别人更不过来搭理她。

    寒冷、孤独、寂寞,让赫连安其尔实在无法再在冒顿的营地住下去了,便以寒冷为由,回到了龙城。

    赫连哈尔巴拉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冒顿的情况,见赫连安其尔回来了,分外高兴。

    又见赫连安其尔脸蛋冻得紫,觉得侄女怪可怜的,一边命人去将冒顿的卧房烧热乎,一边将赫连安其尔拉进头曼单于的宫室,让赫连安其尔坐在火盆边烤火。

    赫连安其尔是头曼单于看着长大的,看到赫连安其尔冻成这种惨状,而作为丈夫的冒顿竟然没有回来送她,头曼单于嘴里不说,心里也觉得冒顿太不像话。

    营地离龙城毕竟有一段路程,一个女孩子家,大冷的天,路上出了事咋办?

    头曼单于尽管在心里指责冒顿,却不便说出口。

    想到冒顿不辞而去,头曼单于的心里便不舒服,也不知冒顿在干什么,便问赫连安其尔:“冒顿在干什么呀,他怎么不回来送你?”

    “他呀,每天就知道练兵,哪有时间管我呀。我冻死了都不会有人知道。”赫连安其尔哭丧着一张脸,委屈地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说什么?冒顿在练兵?他哪来的兵?有多少人呀?”赫连哈尔巴拉立即警觉地嗅到了异味,一连串地追问。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他从哪弄来的兵呀,比龙城卫队的人多多了,黑压压一大片呢。”赫连安其尔用手比划着说。

    赫连哈尔巴拉看到头曼单于的脸明显沉了下来,心里不由得一喜。

    在匈奴,私自集结军队是要掉脑袋的,赫连哈尔巴拉知道头曼单于的心里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冒顿都让那些兵士练什么?”赫连哈尔巴拉不动神色,故意放缓了语,漫不经心地问。

    “就是骑马练刀、练射箭。冒顿还明了一种箭,那箭射出去以后还带着响声,冒顿给这种箭取了个名字,叫鸣镝。

    “这鸣镝只有冒顿才能使用,谁要是不小心射出了鸣镝,立即会受到严厉惩罚,严格的很呢。”赫连安其尔不经意地讲着。

    “射箭还要带着响声?为啥要让箭带响声?”赫连哈尔巴拉不解地追问。

    赫连安其尔说:“冒顿的鸣镝射向哪里,要求兵士们的箭也必须射向哪里,否则就会受到责罚。那个呼延吉乐执法可严了,每天都有动作慢或不听话的士兵受到呼延吉乐的鞭打。

    “冒顿说,一定要将这支部队训练成他想打哪就打哪的拳头,训练成战场上的利剑,将来军纪严明的执法者,还是他的贴心卫士,将来要成为全军的表率。”

    赫连哈尔巴拉看到头曼单于的眉头越皱越紧,已经绾成了疙瘩,便火上浇油,责怪赫连安其尔道:“安其尔,掉脑袋的事情,你可不能乱说。冒顿真的有了军队?人数比龙城卫队的兵士还多?”

    赫连哈尔巴拉觉得油已经浇的差不多了,而头曼单于仍然没有拍案而起,便放缓了口气,说:“你放心,冒顿是单于的儿子,单于自然不会用匈奴的大法将自己的儿子咋样的,大不了传一些闲话罢了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猜您还喜欢看
江山战图
江山战图
作者:高月
隋末烽烟起,英雄出边荒。 河北窦天王,雪夜战金刚;...
庶子风流
庶子风流
作者:上山打老虎额
聘为妻,奔为妾。出生似乎有些尴尬,族人的冷落,不厚道的...
寒门枭士
寒门枭士
作者:高月
  醒掌天下权,醉卧美人膝,五千年风华烟雨,是非成败转头空...
寒门状元
寒门状元
作者:天子
看腻了刀光剑影,鼓角争鸣,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...
友情链接:北京赛车pk拾开奖直播  pk10平台评测网  北京赛车pk拾杀号软件  北京赛车pk10稳赚  北京赛车pk10稳赚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